Article| Image
English
  • 中文
中文
Directory Of Year 2020, Issue 9
The current issue
Current Location:中文 » 20209 » 既要“点对面”开放,又要“点对点”开放
Bookmark and ShareCopy Reference Bookmark and Share Add To Favorite

既要“点对面”开放,又要“点对点”开放

Year:2020 Issue:9

Column: 言论

Author: 撰文/白明

Release Date:2020-09-01

Page: 6,7

Full Text:  

近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中英文版)正式出版发行,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该著作生动记录了党的十九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团结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推动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取得新的重大进展的伟大实践,充分体现了我们党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的智慧方案。

迄今为止,中国实行对外开放政策已经超过40年时间,对外开放对中国经济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对外开放既增加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活力,同时也让中国有机会分享更多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红利。鉴于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中国会一直坚定不移地执行对外开放政策。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强调的,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扩大开放既是中国的国策,又是世界各国的期待。由此看来,中国的对外开放带有很大程度的“点对面”特征。随着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提升,中国自身的国际担当能力也日益增强,但国际担当并不意味着中国对于外界的开放诉求来者不拒。例如,中美贸易战中美国要求中国大幅度减少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而实际上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不能仅寄期望于中国对美国扩大开放,也需要美方相向而行。

与前些年的对外开放不同,现如今中国的对外开放重点更多体现为提高对外开放的含金量。2020年,新版《外商投资法》正式生效,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也进一步扩大了外资准入范围,海南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公布,第六批自贸试验区经验在全国推广,第117届广交会在线上举行,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也在积极筹备,更多班次的中欧班列开行……所有这一切,不仅为中国发展开放型经济创造条件,也说明中国希望通过履行更多的国际义务,主动让各国分享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溢出效应。

中国对世界各国的开放是真诚的,但也希望其他国家对中国扩大开放。据了解,近些年来中国在海外投标或者并购行为屡屡受阻,涉及通信、矿山、电力、金融、高端制造等诸多领域,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中国的对外开放不仅要重视自我担当,更要重视对等诉求。

如何确保“我开你也开”,关键在于要有制度保障。要通过约束“点对面”开放的局限,凸现“点对点”开放的优点。首先,在多边合作上要有话语权。在世贸组织、G20、APEC等国际合作平台,中国在履行国际义务时更要强调将互利共赢予以制度锁定。我们不仅要做好“点对面”开放,也要争取其他国家针对中国的“面对点”开放带来更多红利。其次,要继续推进自由贸易区战略,通过履行自贸协定,让中国在扩大自身开放的同时,收获更多的“点对点”开放待遇。根据2015年12月20日起生效的中韩自贸协定,在货物贸易领域,经过20年过渡期后,中国对91%的自韩国进口产品实行零关税待遇,涉及金额占85%。反过来看,韩国也实行了差不多对等的开放措施,对从中国进口的92%的产品实行零关税待遇,涉及金额占92%。再次,针对某些国家出台一些贸易保护政策,特别是限制中国的政策,违反了公平贸易原则,中国也不能对此无动于衷。

白明

白明

未来,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会坚定不移地执行,而执行的理念也需要与时俱进。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不应局限于“点对面”,也要有针对性地体现为“点对点”,也就是要因国施策。近期,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在金融、汽车、农业、服务业等领域的对外开放,这对国际经济显然是利好消息,但如今的中国也要在一定程度上考虑“红利均沾”的利与弊。

因国施策需要国家间一律平等。当然,在对外开放上的因国施策不能过于情绪化,实际上因国施策本身也包含着差异化。例如,一些欧美国家虽然限制对华高技术出口,但依然想分享中国市场上的商业机会。又如,这些国家想要一些企业撤出中国,但对于吃中国市场“蛋糕”的企业不仅不限制对华投资,甚至还要中国扩大对其开放。同样的道理,我们的差异性开放也需要强调开放利益的最大化,虽然要讲求开放的对等性,但如果某些开放措施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稀缺资源,则需要从优先的一面体现出差异化。

同时要看到,差异化开放也要服从于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大局。众所周知,大多数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对于这些国家也强调对等开放显然是不现实的。至于这些国家如何对华开放,更要看其是不是量力而行,是不是一视同仁。如果能做到这两点,在一定时间内也可以考虑对其国情的适当“照顾”。比如说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国外参展商很多,展位可以说是一位难求。如果按照财力提供展位,恐怕进博会有可能会成了发达国家的专场,但主办方却给每个参展的最不发达国家提供两个展位。

现阶段,随着中国正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对外开放方式也在不断变化,不仅强调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而且更强调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在优化对外开放结构方面,我们已经做到了在开放领域上的循序渐进,正在做到在开放方式上的系统化、集成化、精细化、制度化,而未来开放结构的优化更要注重与不同开放伙伴之间的差异化。如果能够在整体扩大开放的基础上进一步突出因国施策特征,既要“点对面”开放,又要“点对点”开放,则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也将会更具含金量。

(白明: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

GO TO TOP
5 chegongzhuang Xilu, P.O.Box 399-T, Beijing, China, 100048
Tel: +86 10 68413030
Fax: +86 10 68412023
Email: cmjservice@mail.cibtc.com.cn
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