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mage
English
  • 中文
中文
Directory Of Year 2020, Issue 7
The current issue
Current Location:中文 » 20207 » 东部五省市“一带一路”新力量
Bookmark and ShareCopy Reference Bookmark and Share Add To Favorite

东部五省市“一带一路”新力量

Year:2020 Issue:7

Column: 封面故事

Author: 撰文/翟崑 刘凯

Release Date:2020-07-01

Page: 16-20

Full Text:  

上海中心大厦 摄影/华家顺

上海中心大厦 摄影/华家顺

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东南沿海地区要“利用长三角、珠三角、海峡西岸、环渤海等经济区开放程度高、经济实力强、辐射带动作用大的优势,加快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支持福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近年来,江苏、上海、山东、浙江、福建东部沿海五省(市)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立足地缘区位、产业优势、人文特色,强化自身功能定位,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推动陆海联动、内外联动,在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积极作为,形成了自己的特点特色或模式,推动“一带一路”向高质量发展迈进。

发挥引领作用

政策沟通实现高质量发展,地方政府积极开展对外交流。近年来,五省(市)积极开展外事合作交流,推进对外高质量政策对接,构建广泛务实的伙伴关系。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江苏副省级以上领导参加外事活动近20次。山东省长和省委书记两度率团出访日本、韩国等,推动山东与日韩地方务实合作。在具体政策领域,山东出台海外人才引进便利化若干措施,放宽了年龄、学历等限制。

在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方面,上海积极发挥“桥头堡”服务带动作用,联合“一带一路”沿线21家城市法院开展司法合作,并设立上海国际争议解决中心等,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法律服务。

设施联通实现高质量发展,海铁联运进一步畅通。基础设施是互联互通的基石。近年来,地区内欧亚班列实现品牌化运营,包括上海的“沪欧通”、山东的“齐鲁号”、江苏的“徐州号”、浙江的“义新欧”等,并初步构建了北向俄罗斯,西向中亚、欧洲,南向东南亚,东联日韩的欧亚班列和国际物流通道格局。海铁联运进一步畅通,上海、青岛、宁波等沿海港口积极向“一带一路”沿线布局。欧亚班列的开通提升了鲁中西部和鲁南、苏北地区的经济开放水平,促进了山东、江苏的区域协调发展。

贸易畅通实现高质量发展,功能性对外经贸平台全面发展。五省(市)充分挖掘自身区位优势、人文特色和工作基础,积极搭台唱戏,打造具有自身特色的国际博览会品牌和国际商贸和投资平台。上海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江苏的江苏-南部非洲投资与发展高层论坛,山东的东亚博览会、东亚海洋合作平台、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论坛,浙江宁波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暨国际消费品博览会,福建的厦门丝路海运国际合作论坛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博览会等。同时,跨境电商也密切了“一带一路”与普通人的生活,黄三角的冬枣“飞入”东南亚寻常百姓家,各地的全球商品贸易港让普通老百姓在家门口实现“买全球”。

资金融通实现高质量发展,金融服务水平进一步提升。近年来,上海努力将自身能力全面投射到“一带一路”沿线。通过发布“一带一路”投资指数报告,参与沿线证券交易所建设等,利用自身综合性金融市场优势,支持货币、证券、期货等金融产品沿着“一带一路”流动起来,推动上海成为“一带一路”金融资源的配置中心。各地积极举办“一带一路”投资促进会,推动企业海外投资,深化对外资本和产能合作。山东青岛积极推进中韩地方金融务实合作,搭建自己的对外金融合作平台。

民心相通实现高质量发展,人文交流不断深入。

五省(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深入开展教育、科学、文化、艺术、体育、旅游、卫生、考古等各领域人文合作。上海的国家对外交往窗口和国际交往中心地位突出,各种国际性会议、论坛和交往在上海常年不断。山东发挥儒学发源地优势,举办尼山世界文明论坛,推动世界文明交流互鉴。青岛做足海洋文章,积极扩大国际朋友圈。浙商灵活务实,浙江诸暨商人张光宇在尼日利亚当上酋长,推动中非经济务实合作的故事在当地广为传播。各省打好乡土牌,召开全球儒商、苏商、浙商、闽商大会,发挥海外侨胞作用,深化对外合作交流。

先天优势

开放程度高。五省(市)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全国14个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五省市占8个。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2018年中国区域对外开放指数报告(十年进程)》显示,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对外开放程度居前十。2018年全国省份进出口总额排名,五省市位居前7,其他两个地区是广东和北京。长期以来,五省市在对外经贸合作中,“一带一路”沿线已有众多投资合作项目,这为进一步的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产业基础好。上海是全国经济龙头,苏、鲁、浙长期占据全国GDP第二、三、四位。山东农产品出口额连续多年保持全国第一,江苏、山东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连续多年占据第一、第二位置。浙江、福建民营经济发达,中小企业众多,经济外向型程度高。浙江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在全球日用消费品贸易中占据重要位置。雄厚的产业基础,为“一带一路”合作奠定了物质基础。

平台载体优势。国家级新区、自由贸易区、综合保税区等对外合作平台和载体,在五省市实现全覆盖。自由贸易区是当前中国对外开放最高的形式,以上海为龙头,福建、浙江、山东、江苏都获批了自贸区建设。国家级经济开发区数量江苏、浙江、山东占据前3名。2018年国家级经开区综合排名前30名,苏、鲁、浙、沪共占据14个。高级别的对外合作平台,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便利。

辐射带动大。上海金融业发达,是全国第一、全球前五的金融中心,汇集了股票、债券、期货、黄金、保险和票据等各类金融要素,金融服务面向世界、服务全国。区域内沿海港口城市发达,上海港、宁波港、青岛港是排名全球前十的国际性港口,且铁路、公路发达,对沿江、沿黄地区辐射带动明显。四通八达、方便快捷的交通物流体系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基本条件。

民间基础好。五省(市)沿海地区,自古以来与海外往来不绝。据有关数据统计,全国各省海外侨乡数量,福建、浙江、山东、江苏位居前十。其中,福建位居第二,且福建侨胞侨乡的人口占比全国最高,达41%。山东临近日韩,韩国人在山东特别是青岛、烟台、威海甚多,仅青岛一地就有超过10万人。上海外国高级人才众多,据2018年国家外国专家局统计,在沪工作的外国人数量为21.5万,占全国的23.7%,居全国首位。

风险与挑战

双向开放与地区发展不平衡。作为沿海地区,长期以来五省(市)发挥港口优势,与东盟、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区域合作基础好、水平高,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的中亚、中东欧、俄罗斯等区域和国家之间经贸合作基础相对较弱。向西开放不足间接导致鲁、苏等省份内陆地区开放程度不高,经济潜力还没有释放出来。

企业走出去经验缺乏。除上海及周边发达地区对外合作程度较高外,大部分地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走出去境外投资和资本运作等经验缺乏,对境外投资环境、国际投资规则及运作方式等不够熟悉,跨国经营专业人才和风险管控能力不足,国际化经营的能力较弱。

对外合作交流机制建设不足。对外合作机制建设,是促进对外合作交流的重要保障。目前,与对外合作交流机制发达的广西、广东等地区相比,除上海、福建相对较好外,山东、江苏、浙江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合作机制建设不足,国家级合作平台和地方层面的合作交流机制较少,常态化交流合作不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与沿线国家之间合作的开展。

2020年4月27日,齐鲁号欧亚班列“上合快线”首班开行。(山东高速齐鲁号欧亚班列运营有限公司供图)

2020年4月27日,齐鲁号欧亚班列“上合快线”首班开行。(山东高速齐鲁号欧亚班列运营有限公司供图)

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挑战。从政治和安全角度看,“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从全球经济角度看,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仍在持续,世界经济进入了深度调整期,国际经贸规则面临“重构”。从社会文化层面看,“一带一路”贯穿几十个国家,不同国家在文化、经济、法律、政治和监管体系上存在明显差异,国家市场成熟度不同。这些都是五省(市)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不可回避的挑战。

发展方向

突出周边地区,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五省市与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具有天然的合作优势。抓住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契机,积极建设更高水平的自由贸易港区,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水平。特别是山东的青岛、烟台、威海地区,充分利用对韩合作优势和基础,在经贸往来基础上,通过某种试点在人员、资金等往来便利化方面积极探索,大幅提升黄海两岸“五通”水平。同时,积极畅通东连日韩,西到欧亚,北到俄罗斯,南到东南亚的铁海联运国际物流大通道建设,提升辐射带动能力,提高内陆地区开放水平和经济活力。

突出转型升级,进一步提高“走出去”的能力。与国内经济转型升级相结合,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新旧动能转化,提升出口产品科技含量和高附加值,提升中国产品在国外的形象。同时,围绕电子商务平台、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等,拓展新途径新模式。积极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围绕产业链配套,通过大企业带动小企业,鼓励小企业“抱团出海”等,提升“走出去”能力。

突出发挥第三方作用,进一步提高国际服务供给能力。积极完善对外经贸合作公共服务体系。围绕企业“走出去”,政府在加大服务和支持力度、完善境外投资支持政策的同时,积极鼓励引导行业协会、中介机构、高等院校、研究机构等第三方社会力量,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研究,对其投资环境、法律环境、产业发展和政策、市场需求、投资风险等方面进行分析,为企业开展对外贸易、境外投资提供法律、会计、税务、投资、咨询、知识产权、风险评估和认证等服务。上海在这方面具有优势,各省份也应发挥核心城市作用,提供具有自身特点的国际专业化服务。

突出重点区域和国家,进一步加强对外交流合作机制建设。“一带一路”涉及亚洲、非洲、欧洲及大洋洲等众多国家和地区,资源禀赋、历史文化千差万别,五省(市)应根据各自不同基础和特点,加强与重点国家地区、重点领域的合作。对合作基础良好的重点国家地区,通过常态化的博览会、论坛、园区建设,以及友好城市建设、地方政府合作交流等方式加强交流合作机制建设。同时,积极拓宽民间交流渠道,充分发挥商会、行业协会等民间组织作用,通过青年交往、学术往来、文化交流、经贸活动等多种渠道和形式,建立完善与沿线国家的民间交流机制。

突出优势互补,进一步加强跨省协调合作。在东西双向开放格局下,东中西部省份各具优势。五省(市)应积极加强与国内其他省份合作,例如,加强与长江流域、黄河流域等中西部省份在产业发展、国际物流通道建设、区域通关一体化等领域的合作等,通过协调合作,各省份之间形成相互促进、互利共赢的开放发展格局。同时,加强沿海港口、机场和重大产业项目的统一规划,形成整体优势,减少同质竞争下的资源浪费。

(本文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腾讯“一带一路”创新实验项目)

(翟崑: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区域国别研究院副院长;刘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腾讯“一带一路”创新实验室研究员)

GO TO TOP
5 chegongzhuang Xilu, P.O.Box 399-T, Beijing, China, 100048
Tel: +86 10 68413030
Fax: +86 10 68412023
Email: cmjservice@mail.cibtc.com.cn
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