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mage
English
  • 中文
中文
Directory Of Year 2020, Issue 12
The current issue
Current Location:中文 » 202012 » 点线面编织新蓝图
Bookmark and ShareCopy Reference Bookmark and Share Add To Favorite

点线面编织新蓝图

Year:2020 Issue:12

Column: 封面故事

Author: 撰文/翟崑 庞伟

Release Date:2020-12-01

Page: 14-17

Full Text:  

2019年6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从以新机场为核心的“五纵两横”骨干交通网络到因新机场应运而生的临空经济区,再到被新机场重塑的经济社会发展格局,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征程中,一些精心描绘的未来令人期待。摄影/万全(人民画报)

2019年6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从以新机场为核心的“五纵两横”骨干交通网络到因新机场应运而生的临空经济区,再到被新机场重塑的经济社会发展格局,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征程中,一些精心描绘的未来令人期待。摄影/万全(人民画报)

202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发布,提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打造创新平台和新增长极”。作为“一带一路”倡议两条对外经济交往廊道的起点,京津冀区域在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新体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既是与“一带一路”衔接中的全球互联互通建设核心枢纽区,也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区域。京津冀进一步发挥了国家中心地位优势,持续增强“一带一路”建设的策源地功能,有效衔接“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方向、力度和节奏。

“一带一路”与京津冀有巨大协调发展空间

“一带一路”与京津冀区域二者既独立运行,又高度相关。“一带一路”涵盖我国广大地区,兼顾了国内国际两个发展大局,贯穿亚欧非大陆,形成多条重要经济纽带。京津冀可视为“一带一路”视野下的国内重要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区。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时,强调了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意义,并将其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标志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又一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其核心是通过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突破,实现北京、天津、河北不同的区域功能,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京津冀地区不仅是协同发展战略的主战场,又是“一带”与“一路”的结合地。京津冀引领我国北方地区参与到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大棋局中,以点带面,连接“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倡议的各项举措有利于提升京津冀区域竞争力,实现协同发展。

“一带一路”与京津冀相互补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或新兴经济体,在改善民生、发展经济方面有强烈诉求。推进京津冀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合作,有助于减少各类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降低劳动力成本、提升企业竞争力、市场潜力和成长空间。同时,“一带一路”大多数沿线国家尚处在工业化初期阶段,不少国家的经济高度依赖能源、矿产等资源型行业。京津冀与其在产业结构上具有较强的互补性,贸易投资合作潜力空间巨大。此外,京津冀在基础设施与常规装备制造方面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在高铁、重型机械装备制造方面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规模开发阶段的需求特点契合度较高。东盟就是天津“一带一路”外贸市场的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据海关统计,今年1至5月,天津口岸自东盟进口206.5亿元,同比增长9.6%。2020年,天津口岸已经先后开通“天津—胡志明”“天津—越南东马”两条“一带一路”集装箱班轮航线,发挥了天津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作用,推动了京津冀地区与东盟国家间贸易的往来与合作。

“一带一路”推动京津冀打造对外开放新增长极。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服务贸易遭受了很大冲击,但远程办公、在线支付金融服务、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线上娱乐等领域的服务贸易合作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2020年9月,北京举办了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从2012年首届服贸会成交金额超过600亿美元,到2019年第六届服贸会,交易金额已突破1000亿美元的大关,形成引进来与走出去双向流动与良性循环,构建起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高水平开放平台。京津冀地区还多领域营造、多元包容的全球先进文化交融环境。2020年冬奥会等重大国际赛事和文化交流活动将带动京津冀地区历史文化资源有机整合和对外开放发展,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稳步推进。

京津冀与“一带一路”的协同发展仍有很大进步空间。京津冀作为“一带一路”大动脉的中心枢纽区,其对接“一带一路”的功效尚未完全发挥,仍面临一些问题亟需解决。一是如何平衡域外南北合作的问题。京津冀地区位于东北亚中国腹地环渤海心脏地带,与日本、韩国、俄罗斯、蒙古国和朝鲜合作更有地缘优势。但京津冀“走出去”企业多聚集在东南亚。二是如何快速打造高水平国际级城市群的问题。“一带一路”的发展需要超级城市群的崛起,京津冀城市群还存在整体发展水平不高、内部发展不平衡、卫星城支撑能力不足、城市体系不完善不发达等问题。三是如何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准确定位的问题。“一带一路”倡议并未对京津冀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做出清晰的规划,而京津冀协同发展出台的各项政策也未明确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定位,导致京津冀不能充分发挥特色优势。四是如何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解决经济发展不充分的问题。京津冀在深度对接“一带一路”建设时,与长三角、珠三角两个区域相比,存在方式落后、经济结构不合理、发展不均衡、区域发展差距悬殊等问题。

将京津冀打造为“一带一路”全球互联互通的核心区

在“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京津冀地区在实现自贸区全覆盖的基础上,扩大了双向贸易和投资,让“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意义愈加凸显。京津冀更主动地充当“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枢纽和门户,推进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推动了战略、规划和机制相互对接,加强了政策、规则和标准的联通,成为我国参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以及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重要一环。

京津冀可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与京津冀协同发展两大国家顶层设计的叠加效应,加快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机制,提高区域整体国际竞争力,形成协同发展与“一带一路”相互支撑的新局面。

打造以京津冀为核心区的“一带一路”圈层发展结构。一是京津冀圈层。发挥北京作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和中蒙俄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城市作用,推进与沿线国家的首都城市和特大城市的合作。发挥天津中蒙俄经济走廊东部起点、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支点的作用,畅通“津新欧”“津蒙俄”等中欧班列运输通道,打造数字丝绸之路节点城市,利用港口便利条件,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务实合作。河北可凭借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方面的经验,发挥其在钢铁、建材、光伏、装备制造、农业等领域相对优势,积极参与国际产业分工,引导优势产能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延伸产业链,拓展市场空间。二是中国周边国家圈层。借区位优势强化与日本、韩国等东北亚发达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带动东亚其他周边国家积极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提高区域整体国际竞争力。三是环亚欧非区域圈层。推动建设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全球中心区域生态城市联盟,发展绿色产业,提倡绿色理念,提升环境质量,实现生态安全。明确生态城市建设的职能、性质,通过优化布局,以绿色引领发展方向。

将京津冀为打造“一带一路”智联大通道的核心区。发挥北京科技创新引领作用,带动京津冀成为“一带一路”智联大通道的核心区。北京重点强化技术创新,在鼓励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同时,对传统制造业进行升级改造,摆脱支柱产业对资源环境的消耗和依赖,实现绿色“一带一路”的创新和拓展。北京拥有“211”高校和“985”高校占全国比例近25%和20%,聚集了全国高等教育优质资源和科技创新资源,其中,中关村科技园是第一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第一个国家级人才特区。可借助京津冀地区作为我国高水平人力资本和高水平科技创新活动的集聚区域的优势,从原来的资源消耗型增长模式转向创新引领型增长模式,加快实现区域增长方式的转变。

将京津冀打造为“一带一路”全球互联互通的核心区。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全面推进,广大内陆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经济交往的需求日益加大,可考虑构建三个“枢纽体系”。一是形成区域性国际贸易交通枢纽体系。目前,只有天津港跻身世界级贸易交通港,其他本区域港口,如唐山港等,皆可对标世界级贸易交通港建设,继续推进港口基础设施建设和现代化服务水平,发挥各港口自身优势。二是打造多式联运的网络化区域交通枢纽体系。在拓展北京、天津等核心交通港承载能力基础上,拓展环京津冀交通物流枢纽。三是塑造双城市航空一体化国际交通枢纽体系。京津两地需形成合力,共同建设便捷高效的陆空联运通道。

将京津冀打造为“一带一路”超级城市群。推动京津冀区域打造世界级城市群,不仅顺应了世界城市发展趋势,也是提升“一带一路”建设新能级、推进中国在后疫情时代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需要。在世界城市体系中,北京早已成为极具影响力的主要城市,但天津与河北等城市的国际化还有待提升,急需加快转型升级。可进一步探索当地自贸试验区的服务功能,通过加强城市交流合作,发挥系统能量,提升各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和区域整体竞争力。在疏解非首都功能、强化首都核心功能的基础上,应出台有效措施吸引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总部、国际会议等国际高端要素集聚,并着力打造支撑能力较强的卫星城和小城镇,形成特色鲜明、各具优势、相互支撑、协同发展的城市体系。此外,可考虑设立专门的多功能京津冀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以推动完善互联互通的重要支撑。

(翟崑:北京大学全球互联互通研究中心主任、“一带一路”与双循环课题组组长;庞伟:北京大学全球互联互通研究中心“一带一路”与双循环课题组成员)

GO TO TOP
5 chegongzhuang Xilu, P.O.Box 399-T, Beijing, China, 100048
Tel: +86 10 68413030
Fax: +86 10 68412023
Email: cmjservice@mail.cibtc.com.cn
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