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mage
English
  • 中文
中文
Directory Of Year 2020, Issue 11
The current issue
Current Location:中文 » 202011 » 极光下的“中国建造”
Bookmark and ShareCopy Reference Bookmark and Share Add To Favorite

极光下的“中国建造”

Year:2020 Issue:11

Column: 中企在行动

Author: 撰文/本刊记者 郑煦

Release Date:2020-11-01

Page: 39-41

Full Text:  

极光映衬下的挪威哈罗格兰德大桥(四川路桥供图)

极光映衬下的挪威哈罗格兰德大桥(四川路桥供图)

夜幕降临在世界最北、挪威最大的港口城市纳尔维克。在美丽的极光映衬下,一座大桥跨越奥福特峡湾,显得格外雄伟壮观。这就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拥有北极圈最大跨径的挪威第二大悬索桥—哈罗格兰德大桥。由中国四川省铁路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四川铁投”)旗下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四川路桥”)承建的哈罗格兰德大桥,是中国企业首次在欧洲发达国家修建的大跨径桥梁。2018年12月9日,哈罗格兰德大桥正式建成通车,成为连接挪威和瑞典西海岸主要南北干线欧洲E6公路的重要捷径,也成为挪威的新地标。

成功中标

纳尔维克市坐落在奥福特峡湾南部,是挪威渔业和开采铁矿的重要枢纽,人口约有14000人。白雪覆盖下陡峭曲折的山谷和缓缓流淌的冰蓝色海水营造出独特的峡湾美景,但也给当地交通带来极大的不便。要前往峡湾北部地区须开车沿着峡湾边缘经过18公里的崎岖山路。沿途的落石和山崩滑坡经常引起交通事故,造成人员伤亡。

2012年,挪威北方公路局计划修建一座横跨峡湾的悬索桥,并面向全世界招标。由于桥址地处极寒大风的北极圈,施工难度大,尽管招标一经公示便引起业内广泛关注,但符合资质要求的企业少之又少。四川路桥决定迎难而上。

语言问题就是第一道难关。所有招标文件均为挪威语,这在中国是冷门小语种,翻译成本高,翻译人才稀缺。此外,恶劣的施工环境、业主方对环保和职业健康的高要求、以严格出名的基建“北欧标准”等限制条件一一摆在面前,进军北欧市场可谓困难重重。

“不参与就永远没有机会!”四川铁投经反复研究和周密准备,在收集大量相关信息和数据后,决定与欧洲合作伙伴组成联合体,参与哈罗格兰德大桥竞标。利用合作伙伴的资源克服语言关,了解北欧市场,积极协调有关部门支持。

参与该项目竞标的除了来自中国的四川路桥,还有美国、德国、瑞典、丹麦等国家知名的建筑公司。面对强劲的竞争对手,四川路桥对大桥投标方案及竞争对手情况反复推敲,确定了一个既能保证合理利润、又极富竞争力的投标价格,最终顺利中标。

“竞标过程中,业主方悄悄考察了由我们承建的浙江舟山西堠门跨海大桥,这件事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四川路桥总工程师卢伟说,除了赢在性价比,挪威人更是被四川路桥集团在造桥领域的出色表现所打动,精湛的造桥工艺和亮眼的成绩单,成为此次中标的敲门砖。

自主创新

成功中标只是第一步,后续的项目执行远比预想的更复杂。“哈罗格兰德大桥虽不是我们承建过主跨最长的桥梁,但挑战一点都不小。”项目经理卢伟介绍说,纳尔维克虽有唯美绚烂的极光相伴,但极寒、大风、极昼或极夜等极端气候给施工造成了极大困难。其中,极寒天气从11月一直持续到来年5月,一年中过半时间天气寒冷,大桥建设最冷时气温低至零下20多摄氏度,风速达30米/秒;极夜期间,一年约有2个月每天黑夜在20小时以上,工程既不能停,工期也不能缩短。建设者始终是在和时间赛跑。

法律法规、文化等的差别也是一个难题。从合同签订之日起,中方项目负责人就多次远赴欧洲,与业主挪威北方公路局举行现场合作会议,了解工地及当地信息,评估合同履行情况、合作履行状态、HSE(安全、环保与职业健康)、分包商、质量计划、发票及经济监督、内部控制和工程进展等多方面问题。

在欧洲及挪威的工程项目建设中,HSE被放在首要位置。当地法律规定员工每月、每周乃至每天都有一定的工时上限,超过上限将面临巨额罚款。安全工程师王敏的电脑里有每名员工的最新工时统计,“当地政府部门随时都会来检查”。为此中方聘请了有丰富经验的丹麦籍工程师负责项目HSE管理,成立了以业主、项目经理、现场经理、HSE高级工程师和安全代表组成的工作环境组织机构。

更大的挑战来自大桥的工程设计。“以往的悬索桥施工经验无法完全适用本桥。”卢伟介绍,为完成设计要求,参建人员结合自身的经验以及周边气候环境开展科技攻关和技术创新,首次在大跨径悬索桥施工时采用整体式猫道安装主缆;自主创新设计采用横向顶推系统为世界首创;在挪威境内首次采用PPWS法(预制平行索股法)制作和架设主缆。“可以说,大桥的成功建成集合了中国桥梁建设的集体智慧。”

为取得业主方充分信任,项目还聘请了具有多年丰富国际施工经验的日本悬索桥专家,对猫道的锚固、抗风、牵引、放索方式等技术问题进行联合研讨,选择了最适合的供应商。国内方面,与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成都西南交大及国内知名加工厂合作生产了1.1万吨钢结构件,经过长途海运抵达挪威;国外方面,与ATIS公司就主缆防护技术进行交流,与意大利REDAELLI、英国BRITON、瑞士FATZER进行吊杆供应谈判,并就钢箱梁吊装、钢箱梁临时连接接头施工方式等问题与多家挪威浮吊公司进行了方案的比选。

多方点赞

辛勤付出换来丰厚回报。赞赏和敬佩最先来自挪威方项目管理层,挪威北方公路局哈罗格兰德大桥项目经理阿恩岑赞叹道:“挪威和中国的标准不同,但是中国企业已证明了他们非常善于学习新事物,并且和我们合作愉快!”

2017年10月,四川路桥项目部全体参建者与来自挪威、冰岛、瑞典等多国的合作伙伴庆祝大桥成功合龙。(四川路桥供图)

2017年10月,四川路桥项目部全体参建者与来自挪威、冰岛、瑞典等多国的合作伙伴庆祝大桥成功合龙。(四川路桥供图)

挪威首相索尔贝格也表示,这座桥梁对当地民众来说很重要,很高兴看到中国参与项目建设,中国工人远道而来,与挪威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力量合作,建造出一座高质量桥梁。

如今行驶在哈罗格兰德大桥上,可以看到两座人字形的桥塔从峡湾底部升起,高高耸立,大桥不规则的空间主缆设计也十分独特。据了解,桥塔高170米,相当于53层高楼,由38000多吨的混凝土建造而成,两条缆绳拉起的双线条路面由特别订制的30片钢板组成,每条缆绳重达1800吨,厚度超过0.5米,被牢牢地固定在峡湾两侧山脉上,深入岩层超过46米,这使得悬索桥在最恶劣的天气中仍能保持稳定。

以30公里的时速开车3分钟左右,即可跑完全长1533米、跨径1145米的哈罗格兰德大桥,对纳尔维克的居民来说,这座大桥的开通带来了更高效、便捷、安全的交通体验。“我们的城市将得到更好的发展,向着更繁荣的未来迈出了一大步。”当地居民罗尔夫·布兰德罗肯满怀期待地说。

哈罗格兰德大桥是四川路桥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在欧洲发达国家中标承建的重大海外项目,为中国企业开拓欧洲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被交通运输部誉为“中国建造”走出去的典范。项目的高效率、高质量赢得了挪威政府认可。在当地官员的主动推动下,四川路桥于2017年又拿下了挪威另一个大桥项目—贝特斯塔德桑德大桥。据悉,该桥全长580米,合同造价约2.2亿元人民币,目前已完成水下所有基础施工。将进一步打造在欧洲发达国家的中国企业品牌,树立四川路桥的企业形象,为四川铁投集团继续拓展挪威甚至欧洲市场奠定坚实的基础。

自上世纪50年代起,被誉为“交通铁军”的四川路桥就走出国门,先后承建海外工程达120多个,涵盖西亚、非洲、欧洲等多个国家。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四川路桥正加快走出去步伐,在世界各地留下更多的“中国奇迹”,他们所代表的优质“中国建造”,正在成为一张闪亮的中国名片。

GO TO TOP
5 chegongzhuang Xilu, P.O.Box 399-T, Beijing, China, 100048
Tel: +86 10 68413030
Fax: +86 10 68412023
Email: cmjservice@mail.cibtc.com.cn
0.024